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过路有奖无法冲击高昂过路费

2018-10-28 12:27:42

“过路有奖”无法冲击高昂过路费

从一些地方特别是那些卡着交通咽喉要道的地方角度看,相比其他行业,收费“挣”钱太容易,内部根本不具备自觉抑制收费冲动的动力。  驾车走湖北汉宜高速公路可参加抽奖,每天会产生一名1000元的幸运得主,每周还有一个5000元的现金大奖送出。算下来,一个月的奖金总额约是5万元。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武汉分院城市交通管理研究所所长胡润州说,高速公路搞“过路有奖”确实是个新鲜事,应该与近几年湖北省新建高速公路有关,汉宜高速感受到了竞争压力和冲击。(《西安》9月19日)  过路有奖?这对习惯了缴纳“买路钱”的国人而言,惊奇中更多的是疑惑。尽管汉宜高速管理方对“殊途同归”的武荆高速所形成的冲击矢口否认,但现实摆在眼前:同样从武汉至宜昌,选择武荆高速比汉宜高速要远24公里,多用时15分钟,多缴过路费15元。不过,武荆高速是去年才通车的新路,硬件优良,眼下每天1.1万辆上路车辆中,“30~40%从汉宜高速分流而来”。  毫无疑问,武荆高速公路对汉宜高速公司形成了竞争压力,这才逼得汉宜高速管理方不得不努力寻找“抽奖”这样的市场手段,保住传统地位,终目的在于保住收益。从公路收费角度看,这样打破高速公路收费死板面孔的“促销”当然是个好现象,但是,这种竞争在现实中不太可能成长为市场化常态,像这样同城间建设两条距离接近的高速公路,现实中并不多见。或者讲,对于居高不下的高速公路收费,我们不可能指望借助市场化竞争手段,迫使管理方主动将高昂的收费降到合理层面。  前几天,中国人民大学学院教授方汉奇一条记录在美国驾车游经历的微博颇为红火:“近从美国中部城市芝加哥出发,开车经伊、威、爱三州绕道回到原地,行程1600公里,共被收了5次费,一共是3.1美元,合人民币20.4元。此前,从芝加哥自驾游到纽约,然后回来,往返五个州,行程3520公里,共被收了约10次费,总计32美元,合人民币204.8元。”这么便宜的收费,在我们的生活中根本不可想象。曾有媒体指出,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占了全世界70%。在收费思维主导之下,怪象环生,如“湖南长沙县星沙收费站和星沙南匝道收费口,距离不到500米”。  就眼下来看,公路收费资金流向大抵有三:一是收费还贷,二是为财政开源,三是收费养人。从一些地方特别是那些卡着交通咽喉要道的地方角度看,相比其他行业,收费“挣”钱太容易,内部根本不具备自觉抑制收费冲动的动力。虽然政策也明文规定收费还贷年限,但在地方政府的强力公关游说下,常常又把关不严,落实乏力,超收和收不还贷现象层出不穷。  乍看上去,汉宜高速“过路有奖”,就像打了鸡血针,极易令人产生盲目亢奋错觉,实际上并不具备普遍意义。更何况,一旦两条线路车流趋于饱和,两家单位像油企那样形成心照不宣的默契,眼下的这点竞争,很难说不会被垄断的狰狞面目取代。简言之,取消收费站,降低收费标准,需要从上至下、从外至内的外力积极约束干预,而不是任其自说自话,要想从“虎口夺食”,首先得有“打虎”之力。

颐和香醍湾
除油滤料
废气处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