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尸档案 第八十八章 活死人

2019/10/13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走尸档案 第八十八章 活死人我盯着这恐怖的伤口正发呆,周玄业却突然伸出了手,在韩绪的肚子上一寸寸摸着,摸了没两下,他神情一凝,死死盯着

走尸档案 第八十八章 活死人

我盯着这恐怖的伤口正发呆,周玄业却突然伸出了手,在韩绪的肚子上一寸寸摸着,摸了没两下,他神情一凝,死死盯着韩绪的肚子,道:“他肚子里有东西。”

我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东西?”

周玄业看了我一眼,眉头紧皱在一起,道:“那就要打开看看才知道了。”

韩绪一听説要打开他的肚子,顿时吓的哇哇乱叫:“别杀我,别杀我,苏天顾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合着你可以叫清楚我的名字,平时你都是故意的吧?”

韩绪缩了缩脑袋,道:“对不起,以后不敢了。别打开我的肚子。”

我忍不住抓了抓头发,觉得事情朝着一个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为什么韩绪身上会有死人的味道?他身上的难道真的是尸斑?应该错不了,周玄业经常和死人打交道,又怎么可能把尸斑认错?

难道我眼前的韩绪,竟然是个死人?

他的肚子,是谁打开的?里面又放着什么东西?

这xiǎo子是韩梓桐的心肝宝贝儿,他身上发生的变化,韩梓桐不可能不知道。

又或者……这些变化,原本就跟韩梓桐有关?想到这个可能性,我没有来的觉得一阵心寒。她对韩绪的感情,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如果韩绪现在变成这样,和她有关,甚至有可能就是她做的,那未免太让人心寒了。

周玄业的手还放在韩绪的肚子上,细细的摸索着,似乎想摸出那肚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我也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发现里面那玩意儿硬硬的,而且块头还挺大,应该有一个碗那么大。

这样大又坚硬的异物,怎么可能放在一个活人的肚子里?

我忍不住收回手,盯着眼前散发着臭味儿的韩绪,对周玄业道:“周哥,他真的是个死人吗?”

周玄业嗯了一声。

我道:“可是,为什么他会和活人一模一样?”

周玄业微微摇头:“我不知道。”顿了顿,他又道:“世界上只有三种人,可以虽死犹生。一是尸魁,这是尸变的等级,只存在于传説中,二是尸王,也就是炼尸术的境界,炼出来的尸体,与活人无异;三是活尸,活尸极为少见,形成活尸的条件有很多,有些是因为极大的求生意志,使得人死后宛如再生,有些是因为一些天材地宝,比如传説中的金缕玉衣。”

“韩绪不可能是尸魁,也不可能是尸王,那……他成了一具活尸?”

周玄业微微diǎn头。

韩绪听不懂我们在説什么,只是用一副看坏人的眼神瞧着我们。

如果是活尸,那就説明,韩绪已经死了,他是怎么死的?以韩梓桐对他的保护程度来説,他轻易是不会出什么意外才对。

难道又跟那金沙洞有关?

猛地,我想起韩梓桐之前説过的一件事儿。她説那金人的肚子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后来又被考古所的人解剖开来,取走了里面的东西。而现在,金人失踪了,韩绪死了,韩绪的肚子里,又被塞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莫非,他肚子里装着的,就是金人肚子里的东西?

那么部队的人,所来寻找的,并不是金人本身,而是金人肚子里的那个东西?

韩梓桐竟然把那玩意儿私吞了,而且还塞进了韩绪的肚子里?

不不可能。

她不会这么对韩绪的,有些感情,是真是假,一眼就能看出来。韩梓桐对韩绪的感情,是真挚无比的,她不可能这么对韩绪,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

而这是,周玄业像是想通了什么,突然説道:“我明白了。他其实早已经是个活死人,而你的血生机太重,给他吃了反而不好,诱发了他提前衰亡。”顿了顿,周玄业又道:“如果不出所料,他之所以活到现在,恐怕和他肚子里的这个东西有关。”

“这东西,是类似于金缕玉衣一样的宝贝?”我问道。

金缕玉衣,这东西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时候的王侯

,相信玉器能保存人的魂灵和尸身,只要用金缕玉衣将肉身和魂保护起来,人就有活过来的机会。

但这东西,相当贵重,普通的王侯还难以消受,光是制作一件普通规格的玉衣,都需要工匠花费三五年的时间。

而韩绪肚子里的,又会是什么宝贝?

难怪那金人从金沙洞挖出来时,竟然也栩栩如生,看样子,也和这肚子里的东西有关。

等等……不对劲。

我猛地想到了一个悖论。

如果这东西能让人死而如生,那么,这东西原本是放在金人肚子里的,那么金人,也应该变成活死人才对啊。

后来,如果正如韩梓桐所説,金人被考古所的人开膛破肚,取走了肚子里的东西,那么东西一拿走,金人应该就和死人无异了,为什么还能自己从玻璃罩里爬出来?

难不成,韩梓桐在这上面也撒了谎?

她为什么要骗我们?

幸好韩绪这副白痴的样子,将之前部队来的人蒙混过去了,否则,他如果被抓去,岂不是要被开膛破肚?想到此处,我赶紧给韩绪穿上了衣服,一边穿一边问周玄业:“周哥,现在咱们怎么办?”

周玄业微微摇头,道:“不知道你的血,对他的影响大不大,如果影响太大,恐怕他终会……”

“会怎么样?”周玄业严肃的表情,让我心里打了个突。

他道:“会腐烂。”

韩绪虽然傻,但活死人的记忆,似乎让他有意思的回避自己身上那些痕迹,他就跟看不见自己身上的尸斑一样,耍赖打滚:“快解开我,我饿了。”要穿衣服,自然要解开绳索,弄清楚了他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忍心捆着他了,便将绳索解了,韩绪立刻躲到床脚的地方穿衣服,非常警惕的盯着我们。

事到如今,整件事情在我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思路。

韩梓桐之前跟我们讲的关于金人和金沙洞的事情,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漏洞实在太多了。但整个事情概括起来,应该是韩梓桐将金人体内的宝物,移植到了死去的韩绪体内,因而,上面的人找上了她。

至于金沙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东西是怎么到了韩梓桐手中,韩绪又是因何而死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此刻房间里乱糟糟的,韩绪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又哭又嚎,这会儿哭完了,便捂着肚子直喊饿。他虽然是个大老爷们儿,但就跟个xiǎo屁孩儿差不读多,这么直嚷嚷喊饿,我跟周玄业也不能不管。

家里头这个样子,也不放心出去吃,便去给他下了碗面条。韩绪呼啦啦的一边吃面条,一边不停询问韩梓桐,我和周玄业哪能告诉他真相,这要是説了,只怕我们会被烦的更厉害,情急之下,我不由得吼了他一嗓子。

这xiǎo子被吓住了,眼泪汪汪,抽抽噎噎的吃面,我有种自己仿佛瞬间十恶不赦的感觉。

坐在乱糟糟的沙发上,我和周玄业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保姆被带走了,韩梓桐在基地里,我和周玄业在这上面,势单力薄,根本没办法与之抗衡。要想救韩梓桐是不可能了,现在留下韩绪一个,我们还得照顾他才行。

这可该如何是好?

思索间,周玄业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急切道:“不好,走,赶紧收拾东西走。”这一惊一乍,把我整蒙了,我道:“怎去哪儿?”

周玄业没答话,而是指挥我:“去找个包,给韩xiǎo子打包几样东西,我们先出去躲一阵。上面的人昨天是大意,被韩绪蒙混过去,如果他们在韩xiǎo姐那儿吃瘪,只要查清楚韩绪和韩xiǎo姐的关系,肯定会回来抓韩xiǎo子,这xiǎo子拿去威胁她,是个很好的砝码。”

龙岩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陕西治疗阳痿方法
大同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龙岩治疗宫颈炎方法
陕西治疗阳痿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