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苍穹之主 第二百零七章徐沫危及

2020/01/16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苍穹之主 第二百零七章徐沫危及“主人,大管家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已经成功通过外门弟子考核,成为了一名外门弟子,”李泽开口诉说着,语气之中

苍穹之主 第二百零七章徐沫危及

“主人,大管家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已经成功通过外门弟子考核,成为了一名外门弟子,”李泽开口诉说着,语气之中带着浓厚的羡慕,他们身为奴隶,根本沒有任何权利,就算是外门弟子,都可以随意的斩杀他们,只有成为了外门弟子,他们才基本上拥有了人权,

当然,在太昊仙峰之中,并沒有多大的问題,毕竟林昊也不会亲手斩杀奴仆,

当然,其他的弟子也不敢來太昊仙峰闹事,毕竟林昊如今在太玄门的威望,如日中天,

而其他的真传弟子,也不会显得沒事,斩杀奴仆玩,

“哦,沒想到已经成为了外门弟子了,”林昊感慨一声,他还记得,当初他还只是外门弟子,便挑选了唐玄成为奴仆,沒想到眨眼时间便以过去,他如今成为真传弟子,而唐玄也成为了外门弟子,

林昊点了点头,也沒有在意,对于许多太玄门弟子的想法,他根本沒有,他也不会因为唐玄对他的称呼从主人变成师兄,导致对唐玄有偏见,

林昊基本了解了太昊仙峰的事情过后,便对着李泽吩咐的说道:“交代你两件事情,务必完成,第一,拿着我的身份玉牌前往人事殿,领取此次的任务奖励,第二,打听内门弟子徐方所在的山峰,”

“是,”

林昊叹息了一声,挥了挥手便让李泽退了下去,在太虞城之时,如果不是徐方帮他挡住了攻击,也许死的就是他,

徐方用他的生命,救下了林昊,

他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之所以打听徐方所处于的山峰,也是因为徐方的妹妹,

徐方身为内门弟子,但在太玄门之中,背后也沒有势力,如今徐方死亡,山峰必然会被太玄门收回,到时候徐方的妹妹也会被赶出山峰,甚至成为奴隶,

林昊当然不会见到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在回到太玄门之后,便让李泽去打听,

林昊來到闭关室,从通天葫芦之中拿出噬魂枪,观看了起來,此时,噬魂枪上出现了一些缺口,显然长时间战斗,让噬魂枪受到了损伤,

虽然林昊明白,噬魂枪的品质比上品符器也要好上许多,但也经不起林昊如此频繁的使用,

林昊叹息了一声,眼中满是不舍,当初他还在开天之境便得到了噬魂枪,当时的噬魂枪对于他來说,无异于一件重宝,可如今,随着他的实力愈來愈强,噬魂枪能够发挥的作用更加小了起來,

说实话,林昊十分不想舍弃噬魂枪,毕竟陪他经历的无数次的战斗,但如今,看噬魂枪的模样,已经快破碎,

林昊皱眉沉思了起來,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噬魂枪重新修复过來,甚至让它的品质更加坚固呢,

林昊虽然不知道噬魂枪的材质,但绝对也是天材地宝,不然也不会如此坚固,看來,只能寻个时间询问师尊,不知道他是否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对于目前的林昊來说,如果失去了噬魂枪,实力至少会下降三成,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两天时间转瞬而逝,林昊一直呆在闭关室之中修炼,

良久,林昊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來,走出了闭关室,让李泽打听的事情,应该差不多了吧,

林昊來到大殿,吩咐奴仆让传讯李泽,让他前來大殿,

沒一会儿,李泽便急冲冲的來到大殿,恭敬的把身份玉牌递给了林昊,显然任务奖励的贡献度已经领取,

“我让你打听的事情,进展如何了,”林昊开口问道,

李泽闻言,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说道:“回禀主人,您让属下打听的事情有了眉目,已经打听出徐方所在的山峰,不过,现在情况有些不妙,”

“嗯,”林昊皱了皱眉,朝着李泽看了过去,

“主人,徐方所在的山峰叫做方沫山峰,根据属下打听的消息得知,徐方已经死亡,方沫山峰也准备被太玄门收回,而徐方的一个对头,正准备对方沫山峰下手,好像目的是,徐方的妹妹,徐沫,”

“哼,”林昊听到这话,冷哼了一声,猛然拍向旁边的桌子,整个桌子直接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好胆,果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林昊眼中冷芒闪过,能够成为徐方对头的人,身份也应该属于内门弟子,林昊就算是真传弟子也不能轻易击杀对方,不然也会受到惩罚,但对方如果敢得寸进尺,他会让那人后悔活到这个世界上,

“那人是谁,”林昊沉声问道,面色阴沉无比,显然心里十分气愤,

李泽心里有些奇怪,他不知道林昊为何如此生气,但连忙说了出來:“此人叫做桑炎,内门弟子,”

如果是其他的奴仆,根本不敢如此指名道姓的说出对方的身份与名字,但林昊的身份尊贵,身为太昊仙峰的大管家李泽,当然能够直言不讳的说出來,

林昊听到这里,冷笑了两声,我到要看看,这桑炎是否三头六臂,

林昊挥退李泽之后,拿出玉简,心神透入其中,随后便直接朝着方沫山峰而去,

此时,方沫山峰中,许多奴仆面色惶恐,他们在得知主人已经死亡时,充满了恐惧,但他们根本不敢逃离,甚至不知道是否还会有生路,

怎么办,

许多奴仆根本不知道如今该如何,心急如焚,他们也得知,桑炎即将來到方沫山峰,要知道,桑炎可是徐方的死对头,徐方此时已经死亡,作为对头的桑炎,绝对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这些奴仆实力低下,只有脉轮境的修为,根本不是桑炎的对手,就算他们是桑炎的对手,也不敢出手攻击桑炎,因为身份的原因,如果他们出手,那么绝对会被太玄门惩罚,有死无生,

难道只能束手待毙,

许多奴仆心里十分不甘,心里正在暗骂徐方如此窝囊,居然出去执行任务时,就已经死去,让他们陷入如今的危险之地,

等等,

许多奴仆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也许这个方法能够让他们逃得性命,徐方作为桑炎的死对头,绝对不会放过徐方的妹妹徐沫,只要他们抓住徐沫,献给桑炎,便有机会逃得性命,

想到这里,许多奴仆眼睛纷纷就是一亮,这绝对有可能,

顿时,许多奴仆快速的朝着大殿而去,因为此时的徐沫正在大殿之中,

大殿内,一名小女孩眼睛红肿,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圆嘟嘟的小脸,如果不是因为得知徐方死亡,导致双眼哭的红肿,看上去十分可爱,

“小姐,快些离开这里,不然主人的死对头一來,您绝对不可能活下來啊,”站在小女孩面前的是一名老头,十分年迈,白发苍苍,满脸焦急的劝道,

“我不,我不,我要哥哥,我要哥哥,”小女孩听到这话,更加伤心了起來,哭囊的说道,

老者有些头疼,急忙的说道:“小姐,快跟随老奴离开,此地十分危险,在这么下去,桑炎到來之时,便走不了了啊,”

徐沫嘟着嘴巴,看上去十分可怜,泪眼朦胧的模样让人心疼,

“福伯,我哥哥会回來吧,”徐沫可怜兮兮的问道,

福伯连忙点头,快速的说道:“是的,主人会回來的,还请小姐先跟随老奴离开,到时候主人就会來***的,”

“那,那好吧,”徐沫点了点小脑袋,表情十分胆怯,

“哼哼,想走,走的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猖狂至极的声音响起,随即,许多的奴仆朝着大殿内走了进來,直接包围了两人,

福伯看到这些人,脸色一变,满脸阴沉,开口喝道:“你们想做什么,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只不过是方沫山峰的奴隶,难道想要造反,”

“造反,老头,别拿这一套唬我们,徐方现在已经死了,也就表示我们根本沒有了主人,哼,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陷入危险,为今之计,只能抓住徐沫,献给桑炎,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领头的十一名年轻人,满脸阴沉,他不想死,那么只能使用如此的方法,

“狼心狗肺的东西,主人在世时是如何对你们的,在他死后,你们居然如此报答他,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福伯脸色气的铁青,实在沒想到,这些奴仆居然造反,想要抓住徐沫,

“哼哼,那又如何,他已经死了,难道还要我们为他陪葬,老头,老老实实的交出徐沫,她一个人的性命,难道比不上我们一群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闪开,”

新巴尔虎右旗人民医院怎么样
桓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陕西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