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异界之丹药宗师第十七章二十年前的事

2020/05/22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十七章【二十年前的事】说谎的人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圆第一个谎。这就好比教廷目前的境地,无论是残忍杀害那些知情者,还是

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十七章【二十年前的事】

说谎的人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圆第一个谎。

这就好比教廷目前的境地,无论是残忍杀害那些知情者,还是镇压监视普通民众又或者是战火外引,都是一个个谎言,只是为了掩饰他们最为根本的所在……信仰之力的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并且又有大势力加以运作的话,绝对会是一件大杀器,最终将整个教廷带向灭亡的深渊。这是教廷绝对不想看见的结果,所以他们必须制止,将这种威胁扼杀在摇篮当中。

为了这个谎言,二十年来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而这些人却是最无辜的,特别是那些因为拜占庭帝国单方面挑起战争而死亡的人,又不知道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某些人的一己私欲,满足他们内心之中的贪念罢了。

林涛无奈的叹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真实的世界么?

从普通人的身上抽取信仰之力借以提升自身的实力,从而达到兴盛教廷的目的,转变成拥有更多的信徒,便有更多的信仰之力,这就是教廷现在的打算么?

现在的教廷根本就不是一群修士或者斗者在掌控了,他们已经化成了向政客的转变……

或许几百年以前创立教廷的先贤本意乃是普度世人,将光明照耀世间的,但是几百年后却已经被扭曲成了这个样子。更加讽刺的是,所宣扬的和所作所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白一黑,一高尚一卑劣。

暗自点了点头,从深深的思绪当中挣脱出来。林涛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等到此间事了,怕是要去不少地方走一走,合纵连横。否则的话单凭自己一人的实力想要将这个计划完整的执行无疑痴人说梦。

一定要利用好这张王牌在关键的时刻给予教廷沉重的一击,送它上路。

甘迪瞅了瞅林涛的脸色,见他重新抬起了头,便急着说道:“这就是有关信仰之力的所有事情了。哦,还有,信仰之力对于本身斗气实力的提升没什么用,但却可以增加人的生命力、活力、精神力,最为关键的是用于战斗将会是最大的助力。”

关于甘迪说的这一点,林涛是最清楚的,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从黄金权杖之中抽取信仰之力入体之后甘迪的变化,可以说是判若两人。且他更是凭借着信仰之力挡住了自己的必杀一击,居然没有死亡,可想而知这信仰之力的强大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还仅仅是阿依巴格城一个城市所抽取的信仰之力而已。要知道祷告仪式每个城市一年举行一次,若是所有城市一年时间被提取的信仰之力会有多么的强大?!若是二十年所有教廷提取的信仰之力呢?

林涛想到这里,头皮发炸,结论不言自明。

“也罢,事情总是要人去做的。这件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不抓紧利用岂不是说不过去?”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林涛的心情才算是好了些,从刚才沉浸在为先人的迫害中走了出来。

这时,他内心略微有些忐忑,想要问甘迪什么话,但是又似乎怕得到的是坏消息。怔了怔之后,他还是咬了咬牙,问道:“你们教廷最近三四年来有没有抓捕关押一个中年男子,身材修长气质谦和?”

甘迪有些不明就理,奇怪的反问,“教廷每天都会抓捕许多这样的人,何况三四年之久?再者,即便是在教廷中我也不分管刑罚,究竟有没有抓捕关押你说的这个中年人我又怎么会知道?”

林涛苦笑着拍了拍额头,自己确实有些急躁了,倒是失去了平常心,连这茬儿都忘了。不过相信任何一位子女在有可能得到父亲失踪的消息面前怕是都不会淡定吧。

想了想之后,林涛说道:“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做林放天,你好好想一想,有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这么个名字。”

“林放天?”甘迪低声沉吟读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即面露思索神色,“似乎有那么点熟悉?应该是听说过。”

林涛惊喜交加,连忙追问,“什么时候听说的?有关哪些事情的?”不由得林涛不惊喜,父亲失踪这么些年,他一度以为再也寻找不到他的踪迹,又或者是已经被教廷关押,更为恐怖的是遭遇不测,哪里想到这么简单就获得了父亲的下落。

“唔,有些记不清的,不过这个名字我绝对是听说过的。”

“再好好想想。也罢,我提醒提醒你,他是你们教廷二十多年前出现的罪恶之子的父亲,同时也是那一代圣女的丈夫。”提起罪恶之子这四个字以及自己的母亲,林涛的脸上有着化不开的淡淡哀愁。自己和教廷的仇可谓是不死不休了,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啊。

当林涛说出罪恶之子以及圣女的时候,甘迪顿时做醒悟状,惊讶的叫出声,“原来是他,那个男人?难道他又回来了么?难道你是?”甘迪的话说到一半,顿时脸上的表情转为惊恐万分,伸手想要指向林涛,却最终无力的垂下手臂。“没想到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先贤的预言果真没有错,终究是来了啊……”

林涛眉头微皱,搞不清楚为什么甘迪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样子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说得清楚点。”

“诶,好吧!如你所知,我们教廷在二十年那一代的圣女和那个男人自从相遇之后,双双坠入爱河彼此之间私定终身,甚至于还有了身孕。这是教廷所无法容忍的,毕竟杰西卡作为教廷的圣女,是要以纯洁的身体来侍奉教皇大人,日夜伴随在他的左右。可是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样的一步。得知圣女有孕之后,无论是教皇还是红衣主教们抑或者是裁判所都无法容忍,觉得这是教廷的奇耻大辱,所以派出当年排位第三,今日排名第二的红衣主教云迪斗圣前去将圣女抓了回来。在牢中,裁判所的人用尽了方法折磨圣女,最后更是以火刑净化了她。

那是一个甜美可人的小姑娘,是我们这帮人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待她也像是女儿一样。谁知道最后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

听到这里,林涛原本还算是清澈的双眸瞬间变为血红色,双拳紧紧握起,为当年母亲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愤怒。他冷笑出声,“笑话,难道你们这些主教就是这么对待你们女儿的么?”

甘迪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涛,叹了口气,说:“无论你信还是不信,我们当年确实看待她犹如女儿一般。但是自从她被投入裁判所的大牢之后,我们与她也失去了联系,虽然担心也无济于事,因为裁判所历来归属于教皇陛下亲自管理。至于处死杰西卡的事情,我们当时也是不知情的,只是在事后才知晓,却已经无济于事了。”

“好一个教皇陛下。”林涛冷哼,母亲贵为教廷的圣女,按照历代的传承本来应该是他的妻子,却背叛了他,所以怒火中烧。

“那罪恶之子又是如何活下来的?为什么教廷没有处死这个所谓的罪恶之子,并且事关罪恶之子又有什么样的典故?”

“那件事发生一年后,我们才知道在裁判所的大牢里杰西卡生下了孩子,之后用瞒天过海的法子说动了接生婆,从外面带了一个命不长久的婴儿将罪恶之子替换了出去,而后接生婆带着罪恶之子消失了。”话说到这个份上,甘迪已经知道了林涛罪恶之子的身份,林涛也没有怎么隐瞒。只是双方说话都是故意的避开这个话题。

林涛双眼通红,没想到自己之所以能够活下来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曲折在内。可想而知,当时的母亲是多么的无助惶恐,为了能让自己活下来又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使出这样的瞒天过海之计。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那接生婆最终肯定是带着自己找到了父亲林放天,而父亲又给他一大笔钱,感谢她的努力。只是这天大地大,林涛即便是想要寻找当年的接生婆了解一番母亲当时的状况也是不得其法的。这么多年过去,那接生婆早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模样又躲到哪里去了。

“有关罪恶之子的典故很早就出现在了教廷的典籍当中。据说当罪恶之子出现,便是教廷大劫将至,他们会成为一生的对手,并且最终要由罪恶之子来亲手覆灭教廷几百年的传承。至于罪恶之子如何出现,以何种方式出现事先人们并不知情的,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才有人断定杰西卡的孩子便是‘罪恶之子’了。也正因为此,即便是宽恕了杰西卡的罪行,将她贬为一名普通人,她怕不是也是要被处死的,因为她是罪恶之子的母亲。而整个教廷的高层对于罪恶之子都是十分忌惮的。”

听完这一切后,林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没想到二十年的辛秘竟然这般模样。此刻的他内心被一股巨大的仇恨掩埋,他恨不得一把火烧了整个教廷的建筑,杀光所有教廷的高层来为母亲报仇。只可惜这有又什么用呢?母亲终归是死了,甚至在死之前还费劲周章救下了他,甚至死的时候都不能见一面自己的孩子。

而林涛也终于理解父亲为什么那么多年来会借酒浇愁。当年的他还能怎么做呢?自己的爱人生死下落不明,更是央求自己照顾好孩子。报仇么?对手不是一般人,还是教廷这个庞然大物,以当时林放天的实力根本就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做到。尽管他内心充满的仇恨却也不得不忍耐下去,是为了照顾好孩子,也是为了等待时间成熟。

用当年林放天的话来说就是,“孩子已经没有了母亲,他的童年不能再没有父亲。所以我要忍,将他抚养长大,等他成人之后,我会亲赴拜占庭,虽死无憾。”

福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安庆治疗妇科医院
酒泉白斑疯医院
临沂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潍坊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石家庄白癜风治疗费用
三明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