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百二十一章不得解脱

2019/06/26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骸骨武士正文 百二十一章 不得解脱(小说屋 )魔界之门分崩离析,只留下那骷髅的高台。天空的魔云在迅速地消散,覆盖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骸骨武士正文 百二十一章 不得解脱(小说屋 )魔界之门分崩离析,只留下那骷髅的高台。天空的魔云在迅速地消散,覆盖了方圆数百里的魔云变得十分稀薄,已经无法阻挡阳光的洒落。在这鬼域的外围,那些提心吊胆的农夫们多少年来,好几代人以来次看见了自己生活的地方出现了阳光,而且还是那种温暖的黄色的阳光。他们不自觉地发出了欢呼声,生命里次在小心翼翼地耕田的时候直起了身体对着天空的阳光欢呼,然后跪在泥土之中,不知道要对着什么感谢,但是都决定了对着太阳的方向磕头。或许日后这里鬼域消失了会有官府来敲骨吸髓,但是至少现在,至少现在他们是幸福的。这样就很好了......天空之中依旧有着稀薄的魔云,使得这里终究无法像是魔界之门未曾出现的时候那么明亮。不仅仅是这里,整个世界都还笼罩在魔云之中,全世界都在寒冷与阴暗之中度日。骷髅台在阳光之下散发着黑色的稀薄雾气,这些雾气在阳光之中不断地消逝,而随着雾气的消逝这些骨头越来越从原本的黑亮化为枯黄,就好像被时光追上了一般,已经在逐渐地灰化了。骷髅台上有一堆淡金色的骨灰,上面还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本来并非如此的,现在却变成了这样。风吹不动这些骨灰,就好像这些骨灰如同金砂一般沉重。而在这些金色的骨灰中,已经出现了一截截的指骨,梵唱虽然低至几乎不可闻,但是其中却依旧有声声叹息,“终究不得解脱......”这都已经多少次了,多少次森罗都想着能得解脱,他无法自悟解脱就只能通过斩杀妖魔鬼怪来求,多少次由于力量的反噬以及对手的强悍而粉身碎骨,但是他却依旧无法求得解脱,反而随着自身妖力剑道修为愈加深湛,越发地难以被毁灭了。这当真是无话可说,如今便是化为骨灰,森罗依旧发现自己的神魂袅绕在此。他看不见自己,只能知道自己存在,他看得见周围的风景,却难以远离自己的骨灰。时光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意义,自然也不会中时间之毒——他完全可以切断六感,直接在冥想之中磨练自己的剑道,修持自己的慈悲之意——如何用更快的速度斩杀对手,这就是他的慈悲。时间就这样走过,骷髅台也终于坍塌成灰,唯有这一摊金色的骨灰依旧留存。鬼域的中心到现在依旧没有什么人敢于进入,那些残留的“影像”虽然绝大部分威能已经消散一空,但是哪怕只残留一丁点儿,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可怖。这些年来草木再度从土地之中长出——那些数不清的骨灰在雨水冲刷之下渗入泥土成为了肥料,而曾经被阴气渗透的土地里,那些草木即使是长出来了,也是歪歪扭扭望之不似人间草木。唯有森罗的骨灰所在的地方,那几颗树木长得笔直,这些时间里都长成了参天大树,卓尔不群。逐渐地动物也出现在这里,不过在这里的动物看上去多少都有点阴森可怖的感觉,它们没有一头愿意接近森罗所在之地的。骸骨的武士现在已经凝聚出了两条臂骨,但是依旧难以动弹,而森罗自己也已经许久不曾从冥想之中苏醒了。佛门的梵唱早已经停歇,他所造就的净土已经扩散到了整个鬼域——除了此地尚有阴气残留之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这些年以来,此地天空魔云的厚度又厚了几分,就连日本天空虽然南北两处的魔界之门被粉碎,但是覆盖在天空的魔云也没有完全消散,这些年一样有回潮的现象。这是世界其他地方魔界之门做的好事,这些魔气天然会向着低洼地飘散,不过魔云跟下面的魔界之门既然已经被击碎了,那阳光的照耀下终究是不可能回到原本的样子了。森罗的恢复是一个加速度的过程,凝聚指骨花费的时间反而是长的,臂骨凝聚出来之后没多久,肩胛骨跟肋骨脊椎骨就已经从金色的骨灰之中长出来了。而花了跟凝聚指骨一样长的时间之后,除了头骨,森罗其他地方的骨头已经全部长好,铁锖色的无头骷髅盘坐在树下,长刀正好插在他的盆骨到肋骨之中。骸骨的武士长出自己铁锖色的骷髅头同样花费了长出身体一样长的时间,当长好的那一刻,胸腔之内的长刀也绽放出红色的光芒,如同水流一般从肋骨之中射出,然后变成了樱花花瓣一样堆在他的掌心,再度变成一把连鞘的长刀。长长的叹息再度回荡在此地,“哈哈哈.....”低沉的并没有什么笑意的笑声轻轻地在这里回响,双重的语调再度响起,“众生皆苦。”这一次,骸骨的武士并没有急着站起来,他的手指骨一顿一顿地点击着地面,“如此,颇为无礼。然而不得已了。”随着他的话语,树上飘落的叶子逐渐粘贴在他身上,黑红色的火焰在骸骨之外熊熊燃烧,不过转眼之间便将这些叶子烧成了一件暗红色的破烂桶川胴,加上头上一顶有破洞的星兜。多年蹉磨,结果森罗还是好像刚刚从黄泉苏醒时候的样子。骸骨的武士站了起来,直接从地上的浮土里一抓,抓出了一把有着长长刀刃的十文字枪——“许久不曾用,也是难为此枪了,终究不能如同五代国光那样化为月下美人......”骸骨的武士将长刀挂于腰间,以长枪作为手杖,选择了一个方向再度行去——当然他还从残余的骨灰之中,珍而重之地取出一个小小的酒壶,将它也挂在了腰间。挂上去之前,森罗还小心地摇了摇,随后发出了苦笑一般的叹息,“没有了,可惜了美酒,许久不曾喝过喽。多少年了只能留个念想。不知哪一日才能再度喝那红尘之酒。”没有歌声,只有骷髅的脚掌踏在地面的笃笃脚步声,森罗向着远方走去。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小说屋

贵州治疗牛皮癣专科
南平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医院治疗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夜兮琉璃妃

下一页:我的禁欲系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