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狐假虎威之无量劫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一    日如血,霞如血,天空如血。  晚霞恰似千万走兽飞禽,不停地滚动,变幻。  夕阳端坐在地平线上,如同千军万马的君王,指挥部下奔腾狂舞

一    日如血,霞如血,天空如血。  晚霞恰似千万走兽飞禽,不停地滚动,变幻。  夕阳端坐在地平线上,如同千军万马的君王,指挥部下奔腾狂舞。  层层叠叠的山林被夕阳和晚霞照的红不红,绿不绿,色彩怪异至极。  天地动容,乾坤变色,山林里的人已经几十年没见过这样的景色。  七十年前,这里出现过一次火烧云。当天夜里,一只山鸡突然能展翅翱翔并在次日销声匿迹,相传变成了凤凰。  古书上说:乾坤有变,异事将生……    山顶上,一只火红的狐狸倒背双手,傲然屹立。深邃的目光平和地望着天边的晚霞,长长的毛发在晚风中轻舞飞扬。  他,就是刚刚带领虎王山林不败吓退森林百兽的红狐——阳聪!  各类飞禽在空中盘桓飞舞。他们不是无家可归,而是在瞻仰阳聪的风采。  山顶的走兽才是无家可归。他们惧怕阳聪,离阳聪家近的都逃跑了。甚至会上树的走兽也躲到了树上。谁知道阳聪会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兽性大发血洗山林呢?  “没用的!”一位智者看着树上忐忑不安的山羊摇摇头说,“七十年前,鸡学会了飞变成凤凰。传说,狐狸也有能飞的,叫做九尾玄狐。”  “才……才……才一条尾巴就收服了山林不败,他要修……修炼出九条尾巴,我……我还是自己死了算了!”山羊浑身发抖,牙齿也不听使唤了。  “愚昧!幼稚!”智者又摇摇头,“九尾玄狐就是吃,也要吃天上的仙羊,就你这种货色,人家看你一眼就是你的福气了!”  “我……我还是害怕!”  “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哎!”智者无奈地离开了。  “落霞与燕雀齐飞,红狐共长天一色!”一只狈羡慕地说。  “应该是神狐共长天一色!”另一只狈留着口水看着山顶的阳聪说。  “之风!君临天下!”黄鼠狼搓着手,晃着脑袋说,“有朝一日拜在他门下,还用的着偷鸡吃?”  “好正点耶!酷毙了!帅呆了!我好好喜欢耶!”狐姑娘甲双手托着下巴,无限神往地自言自语。  美丽性感的狐姑娘乙扭过身背对着阳聪,两行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丙没注意到,捅了丁一把,“快看!他擤鼻涕呢!”  乙闭上眼睛,幽怨地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末及。如果老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重新来过的话,我会对他说那三个字。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甲丙丁猛地扭过身看小乙,惊讶地问:“您们曾经有过爱情吗?”  小乙无限惋惜地说:“在一个月上柳梢的黄昏,他来到我们那个红灯别院,一眼就看中了我!他让我陪他一晚,送我三只兔子。我岂是三只兔子就能打发的?就让他滚蛋了。”  “命中无有勿强求啊姐姐!”甲拍拍她的肩膀。扭回身咬牙切齿的看着阳聪自言自语:“如果老天给我那样一个机会,我宁愿倒贴十只荷兰血统的种兔!”    山林不败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中。  “爸爸!我能跳这么高了!”山林求败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转个身又跳了上去。  “好,好。”山林不败随口应付两句,坐在院子里默默地看着儿子蹿上蹿下。  “回来了?”妻子从屋里出来,和丈夫打招呼,“打到什么猎物了?”  “烦人!就知道吃!吃!吃!”山林不败瞪瞪眼,扭着尾巴进到屋里。  “你看你这死鬼!不吃可拿什么活啊?”妻子追到屋里罗嗦。“哎?你真空手回来了?我们娘俩可还没晚饭呢!去去去!找东西去!”  “有完没完了?”山林不败怒不可遏地走出屋里。  “天儿热,东西多了也是放坏了,差不多你就早点儿回来!”妻子追到门口。  “我没空!要去你自己去!没我还能把你们饿死?”  “你今天怎么了呀?怎么情绪这么不好?”妻子关切地问。  “老贫气娘们儿!”山林不败嘟囔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山林不败来到僻静的山凹里,找个池塘边坐下来,看着水里的倒影默默发愣。  “为什么阳聪不怕我了?为什么山林里的动物都那么怕阳聪?”这个问题一想就是三天……    二    夜幕降临了。今天的夜格外寂静。  阳聪走在回家的途中,听不到以往恐怖的嚎叫和残叫声,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抖动和不多的秋虫在呢喃低语。  一片桦树林深处,阳聪突然停住脚步。  “出来吧。”阳聪目无表情地说。  狮力王从一株大树后转出身子,微笑道:“好眼力”。  “有事吗狮力?”天下个敢对狮力王这样说话的狐狸。  “没什么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出来溜达溜达。”狮力王次这样和狐狸说话。  “那好,您溜达!再见!”  “等等!”狮力王紧走两步,站在阳聪身边。阳聪温柔地看着狮力。  “恕小弟冒昧问您一句,山林不败是怎样臣服于您爪下的?”  “嘿嘿!也没什么了。”阳聪腼腆地笑笑。“我劝他不要杀那么多山林里的百姓。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呢?”  “劝?”狮力王瞪大双眼似乎是在听神话故事。“好歹那也是山林里的杀手啊!他会怕劝?您能不能展现一下您那爪子牙齿的威力,让小弟开开眼啊?”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买弄。”阳聪微笑,扭头要走。  “你丫怎么这样呢?”狮力王又追两步站在阳聪身边,“兄弟求点事儿怎么这么难呢?不就想看看你爪子吗,我的面子就这么不值钱么?”狮力王家有只从北京动物园放回来的幼狮,学了几句比较前卫的俚语,一着急就用上了。  “其实,”阳聪决定示范给狮力王看。他用深邃而平和的目光望着星空,喃喃自语:“杀人又何必用爪子和牙齿呢?你只要想让他死,他就死了……”  “靠!”狮力王目瞪口呆,不但口呆,而且口张的很大。  突然狂风大作,山林里的树木被风吹的哗哗乱响,似鬼哭,似神嚎。大概鬼神也在着急,期盼阳聪发出石破天惊的卓越一击……  “我的祖先就是这样锄暴安良的。”阳聪轻轻的把右爪食趾伸向空中,“九尾玄狐的初级必杀——会心一指。”  狮力王睁大眼睛向阳聪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只遍体鳞伤的山鸡扑棱着翅膀从高空落下,落在狮力脚边时还在抽搐着用的力量呼吸,转眼就咽了气。  “大哥!”狮力王扑通跪倒在地,央求着说:“收下我吧,我是你的人了!”  阳聪深邃而平和地望着狮力王,抬右爪按在他头上,轻轻抚摩着,像在爱抚亲爱的孩子。“回家做个好梦吧,我爱你,弟弟……”  一股从天而将的温暖灌入狮力王的身体。那股暖流由上至下、由远及近,越来越热,烧灼着狮力王的心,他感到无比的舒适。  “回家吧!世界是美好的。你需要静下来用心体会……”  狮力王连谢谢都忘了说,站起来飘飘欲仙地走了。但他不知道要走到哪里。他除了温暖,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只红狐从树上飞快的蹿下来,来到阳聪身边。  “恭喜弟弟,把狮力王收服了!”阳聪的哥哥高兴地说。  “还不是多亏了大哥!谢谢哥哥!”阳聪感激不尽地抱住哥哥。  “亲兄弟,不许说谢谢!”  “那我不客气了!哥哥跟了一晚上,肯定饿了!我这包里还有下午刚抓的野兔,你先垫垫肚子!”阳聪从包里掏出一只微温的死兔子。  “那好!我还真是饿了!”  阳聪深邃而平和地看着哥哥从狼吞虎咽到满地打滚,微笑着。  “聪……聪!我是你亲哥哥啊!”哥哥无限哀怨地看着弟弟,口中吐出白沫…。  “对不起大哥!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想成就大事业,就必须有人牺牲。”阳聪的目光依然深邃而平和……    三    下雨了。几滴冰凉的雨水落在山林不败身上,他猛的惊醒了。“过多久了?”山林不败看着池塘里自己苍老的身影,大吃一惊。随之而来的就是难熬的饥饿。  今天是山林里新大王登基的日子,百兽们都去参拜新大王了,山林不败找不到食物。  一只云雀告诉山林不败,除非敢去新大王的王宫,否则,找不到吃的。新大王登基,没人敢不去。  “新大王?谁?”山林不败惊诧地问。  “狐王阳聪呗!他和你出来的当天就收服了狮力王,第二天收服了狼王皇嚣。第三天又收服了熊罡。”  “好厉害!”山林不败倒吸一口凉气。“怨不得我和他散步时百兽都躲着他,居然连皇嚣和狮力王这两个家伙都怕他!”  “等大会开完你在找吃的吧!我看你就是现在去了也……也……呵呵,再见!”云雀神秘地笑笑,飞走了。  很明白,去了就是送死。单打独斗,狮力王和熊罡都不是对手。但皇嚣在,情况就不同了。他能在转眼间召集成百上千的狼族。狼王一怒,他经过的地方蝼蚁难生。皇嚣不敢得罪山林不败的原因是:他不能把虎族一网打尽,他不能保证自己不单独行动。在虎豹狮熊面前,单独行动的皇嚣简直是不堪一击。  百兽汇集的地方,山林不败也不敢招惹。  “那怎么办?百兽都走了,妻子和求败到哪找吃的?”他只是想,但想不出办法。    一个光头放光,敲着木头疙瘩,穿着灰色的长袍的呆头呆脑的人走进了山林不败的视野。  “站住。”山林不败威胁他。人这种食物,不值得他费力气,他估计,那家伙看到他的时候会昏死过去。  “虎施主有事吗?可不可以让我先喝口水?我三天没喝到水了!”那人居然面无俱色。  “去吧!”山林不败佩服不怕死的好汉,决定满足他的心愿。  看着他翘着屁股很自然地捧起池塘的水来喝,山林不败越发的佩服他。  “虎施主!有什么事要我效劳吗?”他微笑着看着山林不败。  “有点事。我、我妻子、我儿子三天没吃东西了,见到你来了我很高兴!”  “是要吃掉我吗?”  山林不败点点头。  “三天没吃饭?太好了!”他大喜,“你家在哪?我去让你妻子和孩子一起吃!一条命换三条命!太好了!对了,你还有没有没吃东西的亲戚朋友?不如一起叫来吃我!”  “你不怕死?”山林不败吓一跳。  “生既是死,死既是生,有什么好怕的?”  “什么屁话?”  “不是话,是禅!”  “什么屁禅?”  “禅是禅,屁禅也是禅!”  “禅是禅,还是屁禅?”  “万物是禅,万物非禅!”  山林不败大失所望。冷笑着看着他,抬爪子弹着指甲。三秒钟后,他将是一具死尸。  动物和人的表情有很大差别。山林不败只是觉得那姿势很NB。  但是,山林不败的姿势在和他眼里,是拈花微笑……  “你?你?你是何方菩萨?”轮到和尚惊诧了。  “菩萨是什么?”  “你?你?你?你是佛!你?你?你考验我?”他扑通跪倒在地。  “佛是什么?什么是佛?”山林不败决定暂时不杀他,他看出来了,那家伙不怕死,却怕菩萨和佛。他要弄清楚,为什么那两种东西比死还恐怖。  “大师!不要问我这种问题好不好?”他央求,差点急出眼泪。“末学愚昧,这种禅是参不透的!”  “你不懂,还瞎说什么?那你告诉我,佛能做什么事?”  “无所不能!对吧大师!”  山林不败感到晴天霹雳当头炸响。“不用再抓野兽吃?”  “大师你饶了我吧!我真的没有杀过生!杀生是作孽呀!”他磕头如捣蒜。猛抬起头:“你刚才说要吃我?你想自己入地狱,换我一个金身正果!”  “去你妈的蛋!你成佛了!让我去作孽?”  “那你收下我吧!”他恳求。  “也好。你教我怎样把佛参透!”  “那,那,那是靠悟的,不是靠教的……”  “那你走吧!我自己悟!”  “大师!”他舍不得走。  “再耽误我悟,我,我,我,我可生气了!”山林不败悟性不低,片刻之间就知道不能在说杀了你那几个字。  他依依不舍地看着山林不败,抹着眼泪离开了。  从此,山林不败销声匿迹。    四    阳聪倒背双手,优游恬淡地走在山脚的碎石子路上。  路边的树林里,一条狼蹿了出来,一把抓住阳聪的脖子。大叫:“达令!快来!抓到只狐狸!”又一条狼从树林里蹿了出来。  “你不认得我?”阳聪微笑着看着狼。  “你他妈神经病啊!”那狼举爪就要把阳聪击毙。  “住手。”一声平淡,低沉,却充满杀气的说话声想起。狮力王慢步走了过来。  两只狼惊呆了。  狮力王随意地抬手按住那没眼力的狼的胳膊,狠狠向旁边一抖。那狼整个身子飞起,撞到路旁的一株大树上,口中血沫狂喷,一条胳膊拎在狮力王手里。  “你!你!”那狼吐着血沫,无奈地呻吟着那个你字。  “你这种傻东西活着也是浪费空气。”狮力王不紧不慢地抬脚向他肚子上踩去。一米多高的血柱射了出来,不止是血,还有两粒眼珠……  狮力王向那只母狼走去。母狼仰头发出绝望、凄厉、恐怖的嚎叫。  “对!就这样!告诉皇嚣,杀你们的是狮力王!”狮力王微笑着提醒她。  又是一声凄厉无比的嚎叫。  “狮力!放了他吧!”阳聪劝到。  “让她在我面前叫唤,不杀了她,我还叫什么狮力王?”狮力王回头看了阳聪一眼,扭过头盯着那条母狼,“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狠狠一巴掌,一颗狼头拖着红光,从她身躯上飞起,在空中划出一条血淋淋的虹。  一声苍劲浑厚的狼叫过后,漫山遍野都是狼嚎。片刻之间,阳聪和狮力王被包围了。   共 1083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