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素女寻仙 第2217章 我就是你

2020/01/16 来源:唐山信息港

导读

素女寻仙 第2217章 我就是你张潇晗没有急于进入到内部,只是安静地站着,看着周围狂暴旋转的浓雾,看着血色的立柱,也望着看不到的那九个

素女寻仙 第2217章 我就是你

张潇晗没有急于进入到内部,只是安静地站着,看着周围狂暴旋转的浓雾,看着血色的立柱,也望着看不到的那九个修士。顶点m.更新最快

这一刻,理智与冷静重新左右了张潇晗,她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半神,仍然是不同于这个世界修士的魂修,她心内对下仙域的同情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真是傻了,修士怎么能有善良的心呢,怎么以为这些大修士能与她短暂的和平相处就相信人心本善呢,相信他们会为了五界的平和安全才这般做的呢,呵呵,她真是傻了。

垂目瞧着身畔的夜非,他不只是外伤,身体内分明被下了什么禁制,浓雾立柱不仅需要他的鲜血,还吸收了他的元气,本来是金仙初期的修为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就掉到了堪堪能维持住金仙的程度上,若是她出手再晚了一点点,就会掉落在半仙的程度上。

天眼落在夜非的丹田内,她好像再难以相信任何人了,初进入下仙域,她也只是想要将该走的过程都走一遍,在域外战场内的渡劫,与天意的对抗,让她的心态不知不觉中趋近了平和,逐渐走向高高在上的神坛,也让她对修士的挣扎生出怜悯,她知道这些域主对她虎视眈眈,可却开始以修士看待凡人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域主。

她注定是要站在神坛上的,不是成为对神的献祭,就是与神比肩,所以,她不再在意这些域主对她做的一切,可她却不能不在意人性中的恶。

她张潇晗也曾杀人无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甚至也不能算作是完全站在正义的一方,但她自始至终没有泯灭人性。

她望着夜非的元婴,看着它的表情与面目上一致,也看到他身体内灵力的不稳,慢慢移开了视线,望向阵法之外。

她不相信这些域主只想要封印驱逐了她,如果她只是一个魂修也还可能,可她不仅仅是魂修,还是半神之体也是丹体,她的身体内有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修为都到了大罗金仙后期或者接近后期,对寿元无尽的需求和对实力提升的迫切,渴望进入半神以至于神,足够让人铤而走险,连至亲骨肉的生命都可以舍弃,还有什么险不可冒呢?

浓雾内仿佛出现了两个身影慢慢地重合在一起,她的眼睛里也慢慢出现悲哀,也许有一天,她也会为了自身的利益作出这般让所有人寒心也让自己寒心的事情吧,人越是站在高位,就越有许多可能身不由己的做法。

也许她早就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孤独如此,而另一个世界里的另一个她,不也是眼睁睁地看着宋辰砂被诛仙仙器祭炼了吗?那时的她心中有痛,可是真的痛吗?

血色从立柱上移动,那些没有沾染上夜非鲜血的立柱也在逐渐出现血色,阵法启动,正在逐渐运行达到巅峰,张潇晗漠然地望着,仿佛她不是被困在阵法内,而是正在操控着它。

“主人,要不要起去吃了他们?”小不点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好像感受到张潇晗心内的哀伤。

张潇晗的心念沉入到灵兽手镯内,看着小不点半伏在炼晶上,面上不觉露出柔和的神情,只有在她的灵兽灵虫身上,她才会有片刻的放松,她知道它们不会背叛她。

“小不点,我是不是早该让你吃掉他们?”

“嗯?”小不点有些疑惑,它的念头里只有吃和不吃,这种哀伤与矛盾是它所不理解的。

她竟然沦落到与灵虫诉说衷肠的程度了?想到这点张潇晗自嘲了下,将心理诞生的所有不合时宜的念头都收起来。

“不急,早晚能吃掉,小不点,这布阵的灵力你也能吃掉吗?那些柱子?”张潇晗好奇道。

小不点忽然从灵兽手镯内爬出来,顺着手腕就缠在张潇晗的手指上,张潇晗低头瞧着小不点,“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能自己从手镯里进出的?”

“因为我就是你啊。”小不点理直气壮心安理得道。

“你就是我?”张潇晗睁大眼睛,“你怎么就是我?”

张潇晗并没有与小不点的本体签订过任何契约,然而小不点是她认主中的噬金蚁中诞生的,从诞生的时候起就和张潇晗心神有着联系,她一直就以为这也是契约的原因,而之后又用鲜血和精血喂养了小不点,就更没有想过再多的了。

手指上的小不点抬起头,两只红色的小眼睛盯着张潇晗,它本来就是她啊,要怎么说?

张潇晗瞬间就明白了小不点的想法,她宠溺地伸手指按按小不点,“你还没有告诉我,能不能吃了那些柱子。”

小不点享受似的在张潇晗手指下扭了扭:“不好吃,我只吃那几根。”小不点指的是最初沾染到夜非鲜血的柱子。

张潇晗有些明白了,小不点吞吃的是灵力与血肉,不吞吃魂魄,所以她不吃游魂,而这个阵法,与游魂在某种意义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夜非恰在这时候清醒过来,他先看一眼张潇晗,见到她脸上温柔宠溺的神情怔了下才站起来。

张潇晗抬眼看着夜非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到惯有的淡然。

“谢谢。”夜非避开张潇晗的视线道,外伤看不到了,可身体损失的鲜血却不是一时半刻全都能补充的,面色很是苍白。

“在下界我加入的第一个宗门夜少主该知道我大部分的经了吧。”张潇晗平心静气道。

“是的。”夜非的声音也很平静。

“那时候我对宗主全心敬仰,我称唿他师尊,虽然他好像没有亲自教导过我,”张潇晗的眼神带着回忆的迷茫,“他也是温文尔雅,睿智,强大,大陆上本来是五个宗门,最后都收归于他。”

夜非转头看着张潇晗,他依稀知道张潇晗想要说的是什么了。

“后来我离开了宗门,在凡人的一个小村子里遇见了一个魔修。”这一段经张潇晗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过,不,鲛鱼和大鸟是知道的,还有小宝,还有玲珑,但她确确实实没有对“人”讲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m.阅读。)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可信吗
信州协和医院预约专家号
包头哪家男科医院好
怀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汕头看包皮龟头炎挂什么科
标签

友情链接